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赵泰介绍 了解赵泰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看过《大人物》电影的人可能都会对包贝尔饰演的赵泰印象深刻,毕竟赵泰的形象颠覆了观众对于包贝尔之前636f7079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433633432的印象,之前的包贝尔大多演喜剧角色,中规中矩,大多数都沦为了绿叶。但这次包贝尔饰演的赵泰是个大反派,戏份很多,再加上赵泰这个人物本身性格色彩非常明显,做事风格简直嚣张到了一定程度,是一个非常极端的大人物,因此观众对包贝尔饰演的赵泰,印象非常深刻。当然,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应该对一个细节印象非常深刻,那就是赵泰在八角笼里掰断保镖的腿后,趴在床上看广告时,拒绝了美女演员,反而看上了普通的女经理。很多人对于赵泰的这个行为颇为不解,毕竟一个是美女演员,一个是普通女经理,按照正常情况来讲,普通女经理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几乎都不太可能比得上美女演员。但为什么在赵泰这里,却放着美女演员不要,却看上了非常普通的女经理呢?笔者以为可能有以下2个方面的原因。1、习惯问题在这部电影中,赵泰是个富二代,是个能够随时盖起学区房的大人物,身边可谓是美女如云,不是演员,就是模特。但其实赵泰是看不上这些女人的,这一点从孙大圣赴宴时赵泰对待身边女人的态度,就能看出一二。因为赵泰明白,这些美女演员或者模特,大都是为了他的钱和地位而去,是有着非常明显的目的的。而普通女经理不然,她只是做好分内工作,她只是把广告样片拿来给赵泰看,可能从来没想过会跟赵泰在一起。有句话叫吃惯了鲍鱼龙虾,偶尔吃下萝卜咸菜都觉得好吃,赵泰在享受众星捧月的同时,遇上了一个普通女经理,动心似乎也在情理之中。2、性格原因看过电影的人,可能有个共识,那就是赵泰是一个心理扭曲的人。记得有一幕,赵泰的父亲没有去公司,然后由赵泰的哥哥赵康上台宣布会议流程,即便这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但却成功刺激到了赵泰,赵泰甚至因此大发雷霆。从这细节说明,赵泰其实是个内心非常阴暗的人,因为他一直对自己私生子的身份耿耿于怀。他认为父亲不看重他,不看重他的母亲,认为自己是庶出,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这样的遭遇和性格,就导致赵泰对于母亲有自己独特的理解。而恰巧这个广告样片内容是关于母亲话题的,于是才有了赵泰那句“你觉得她像个妈妈吗?”,因为赵泰认为一个母亲,不应该是美女演员那种浮夸的形式性的样子,而应该是普通美女经理这样一个本分的形象。*展开全部换换口味*展开全部赵泰放着美女不要,看上了普通的女经理,说明这个女经理是很有魅力的,是很有自己的想法的,也是不普通的人,是很有特点的。*展开全部大鱼大肉,天天吃,腻啊!*展开全部赵泰平时美女真的是见太多了,这个女经理带给他不一样的感觉。www.80-hormone.cn*??*?

角色简介

赵泰是赵氏房地产集团的私生子。含着金汤匙出生,坐拥亿万家产,整天过着灯红酒绿的日子,终日一副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姿态。在他的眼里,他们的家族企业因为贡献了不可小觑的税收,对这个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大人物”。因为身份地位的特殊,他自恃高人一等,不仅嚣张跋扈,而且冷酷无情。

角色评价

答:太嚣张容易被人在背后打黑枪,做事高调做人低调,情商不能太低

《大人物》中的赵泰,他确实很坏,看着其貌不扬,内心却坏得“无比强大”。[1]

答:社会纷繁复杂,人心不古,什么样的坏人都有,但现实中应该不多。这部影片与韩影刘仁亚主演的《老手》都向我们讲述了一个极品恶人的故事,就韩国财阀集团频频

一方面,他是不幸的,因为是私生子,得不到父亲的重视。所以他拼命让自己在各方面都变“强”。用一口流利的外语直接跟外商谈判,用一身过硬的拳术单挑专业刑警,用一堆钞票弄到他看中的女人,甚至用毒品来麻痹自己的思想,做自己“世界”里唯一的老大。

答:其实很多电影或者电视剧里的场景,都不能经得起我们观众的推敲和琢磨,《大人物》也是一样,赵泰作为里面的一个恶霸,一个手势就能让酒吧服务人员明白什么意思,说明他的势力很大,也是这里的常客,我们本来都被他这个酷酷的手势给诱惑了,放大

  一方面,他是“幸运”的,犯下小错误有崔京民帮他断后,犯下大错误有赵荣彪帮他解决。正是这“不幸”和“幸运”的交织,让他疯狂和变态,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参考资料
  • [1]

答:这个问题特别的让人感兴趣,众所周知,包贝尔扮演的赵泰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但是他好像就是有某种魅力,让人们对他这样的人为之着迷,首先我们来说他是个怎样的人,他是一个十足的富二代,手上有钱不说,还非常的有势力。 他对于自己的能力充

www.80-hormone.cn*?*?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包贝尔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品善网视频_可乐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