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秋日有寄姑苏曹使君介绍 了解秋日有寄姑苏曹使君的详细内容

www.80-hormone.cn*??*?

作者

唐罗隐

诗词正文

列仙篆其文。 可用慑百神,岂惟壮三军。 有时幽匣吟,忽似深潭闻。 风胡久已死,此剑将谁分。 行当献天子,然后致殊勋。 岂如丰城下,空有斗间云。 《秋日有寄姑苏曹使君》——

多病无因棹小舟,阖闾城下谒名侯。水寒不见双鱼信,

风便唯闻五袴讴。早说用兵长暗合,近传观稼亦闲游。

须知谢奕依前醉,闲阻清谈又一秋。

注释

罗隐也颇有诗名,有一些警快通俗的诗句流传人口。如“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筹笔驿》)就是一例。又如讽刺小诗《雪》: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瑞雪兆丰年,但对贫苦的人民说来,却成了灾难。他的咏史诗《西施》一首也写得比较好: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第一句多少有一些宿命论的意味,但他反对把吴王夫差的亡国归罪于西施,的确是对传统成见的有力翻案。 雪 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 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 蜂 不论平地与峰间,无限风光尽被占。 酿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鹦鹉 莫恨雕笼翠羽残,江南地暖陇西寒。 劝君不用分明语,语得分明出转难。 西施 家国兴亡自有时, 吴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倾吴国, 越国亡来又是谁? 自遣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罗隐诗集 卷一 曲江春感 江头日暖花又开,江东行客心悠哉。 高阳酒徒半凋落,终南山色空崔嵬。 圣代也知无弃物,侯门未必用非才。 一船明月一竿竹,家住五湖归去来。 皇陂 皇陂潋滟深复深,陂西下马聊登临。 垂杨风轻弄翠带,鲤鱼日暖跳黄金。 三月穷途无胜事,十年流水见归心。 输他谷口郑夫子,偷得闲名说至今。 寄郑补阙 夫子门前数仞墙,每经过处忆游梁。 路从青琐无因见,恩在丹心不可忘。 未必便为谗口隔,只应贪草谏书忙。 别来愁悴知多少,两度槐花马上黄。 牡丹花 似共东风别有因,绛罗高卷不胜春。 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 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 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 黄河 莫把阿胶向此倾,此中天意固难明。 解通银汉应须曲,才出昆仑便不清。 高祖誓功衣带小,仙人占斗客槎轻。 三千年后知谁在,何必劳君报太平。 汴河 当时天子是闲游,今日行人特地愁。 柳色纵饶妆故国,水声何忍到扬州。 乾坤有意终难会,黎庶无情岂自由。 应笑秦皇用心错,谩驱神鬼海东头。 西京崇德里居 进乏梯媒退又难,强随豪贵滞长安。 风从昨夜吹银汉,泪拟何门落玉盘。 抛掷红尘应有恨,思量仙桂也无端。 锦鳞赪尾平生事,却被闲人把钓竿。 投所思 憔悴长安何所为?旅魂穷命自相疑。 满川碧嶂无归日,一榻红尘有泪时。 雕琢只应劳郢匠,膏肓终恐误秦医。 浮生七十今三十,从此凄惶未可知。 经张舍人旧居 行尘不是昔时尘,谩向朱门忆侍臣。 一榻已无开眼处,九泉应有爱才人。 文馀吐凤当年诏,树想栖鸾旧日春。 从此恩深转难报,夕阳衰草泪沾巾。 雒城作 大卤旌旗出洛滨,此中烟月已埃尘。 更无楼阁寻行处,只有山川识野人。 早得铸金夸范蠡,旋闻垂钓哭平津。 旧游难得时难遇,回首空城百草春。 姑苏城南湖陪曹使君游 水蓼花红稻穗黄,使君兰棹泛回塘。 倚风荇藻先开路,迎旆凫鸥尽着行。 手里兵符神与术,腰间金印彩为囊。 少年太守勋庸盛,应笑燕台两鬓霜。 秋日有寄姑苏曹使君 多病无因棹小舟,阖闾城下谒名侯。 水寒不见双鱼信,风便唯闻五袴讴。 早说用兵长暗合,近传观稼亦闲游。 须知谢奕依前醉,间阻清谈又一秋。 送章碣赴举 苹鹿歌中别酒催,粉闱星彩动昭回。 久经罹乱心应破,乍睹升平眼渐升。 顾我昔年悲玉石,怜君今日蕴风雷。 龙门盛事无因见,费尽黄金老隗台。 寄杨秘书 潮水平来见鲤鱼,偶因烹处得琼琚。 披寻藻思千重后,吟想冰光万里馀。 漳浦病来情转薄,赤城吟苦意何如? 锦衣公子怜君在,十载兵戈从板舆。 往年进士赵能卿尝话金庭胜事见示叙 会稽诗客赵能卿,往岁相逢话石城。 正恨故人无上寿,喜闻良宰有高情。 山朝佐命层层耸,水接飞流步步情。 两火一刀罹乱后,会须乘兴雪中行。 得宣州窦尚书书因投寄二首 其一 双鱼迢递到江滨,伤感南陵旧主人。 万里朝台劳寄梦,十年侯国阻趋尘。 寻知乱后尝辞禄,共喜闲来得养神。 时见齐山敬亭客,不堪戎马战征频。 其二 曾逐旌旗过板桥,世途多难竟蓬飘。 步兵校尉辞公府,车骑将军忆本朝。 醉里旧游还历历,病中衰鬓奈萧萧。 鹭鸶 斜阳淡淡柳阴阴, 风袅寒丝映水深。 不要向人夸洁白, 也只常有羡鱼心。 赠妓罗英 钟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英雄之言 物之所以有韬晦者,防乎盗也。故人亦然。 夫盗亦人也,冠屦焉,衣服焉。其所以异者,退逊之心、正廉之节,不常其性耳。 视玉帛而取之者,则曰牵于④寒饿;视家国而取之者,则曰救彼涂炭。牵于寒饿者,无得而言矣。救彼涂炭者,则宜以百姓心为心。而西刘则曰:“居宜如是”,楚籍则曰“可取而代”。意彼未必无退逊之心、正廉之节,盖以视其靡曼骄崇,然后生其谋耳。 为英雄者犹若是,况常人乎?是以峻宇逸游,不为人所窥者,鲜也。*www.80-hormone.cn*?*?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罗隐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品善网视频_可乐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