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晚清社会与文化是什么 晚清社会与文化具体意思是什么

展开全部熊月之的2113《西学东渐与晚清社会》,此书主要是5261研究西学在中国的传播以及对4102晚清社会的影响,而对近代1653中国海外游记着墨不多《西学东渐与晚清社会》全书共分十九章,可以划分为两个不同的部分,第一章为第一部分,主要概括介绍明末清初西学东渐及其影响,后面十八章可以视为一部分,主要介绍晚清时期的西学东渐及其影响。作者研究的重点是后者,从第二章开始,全书的叙事方式与研究方法,与前一部分截然不同,资料详实,论证全面,大量运用数据、表格进行分析,虽然读起来有些繁琐,但却心悦诚服。至于第一部分,作者是将其作为一个过渡的引子,在叙述上过于笼统概括。书中说,明末清初传入中国的西学,主要集中在天文、历算、地理、数学几方面,在分析这一现象的原因时,熊先生认为传教士的文化素养限制了传播的文化内容,这就使得,明清之际传入中国的西学,有的在西方已属明日黄花。对于传入的西学,当时一部分士大夫的回应是,吸纳西学,发展中学。比如徐光启、李之藻、杨廷筠、王征、梅文鼎等人,是这部分士林的代表人物。在分析他们接受西学的心路历程时,熊先生认为他们有四条共同之处。第一,以博大的胸怀,平和的态度,对待外国文化,这是汉唐时期中华民族对待外来文化那种宏大气魄的延续。第四,在衡量中西文化价值上,不因西学有所长而迷信,不因中学有所短而菲薄。熊先生认为,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像梅文鼎和王征两人,既通西又博古,能以西解古,以古证西,从而达到新的高度。基于文化优越感的自信,支撑着士大夫们对于西洋文化温文尔雅的包容,再现盛唐辉煌文明的梦想,鼓舞着他们对于西洋文化的兼收并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们就不难理解,利玛窦之后,当来华传教士一旦不再“尊孔祭祖”时,满朝士大夫立即群起而攻之,唆使朝廷下令驱逐传教士。尊孔祭祖是中国文化的核心和本源,西洋文化对于中国文化边缘的修补,虽然士大夫乐于接受,但如果触及到他们守卫的文化本源的时候,他们立马会一改先前温文尔雅的包容,视为水火不容。于是有了明末下令驱逐传教士,有了清初的礼仪之争。本回答被网友采纳www.80-hormone.cn*??*?

  基本信息

答:晚清小说禀有鲜明的批判现实主义倾向,是中国近代文学领域中强有力的一翼。 它们勃兴于甲午战争大挫、维新变法失败以及义和团运动遭受镇压之后,实是“群乃知政府不足与图治,顿有掊击之意”的社会进步意识的客观反映。 它们的出现并且遐迩风行,

  作 者: 陈国庆 编

答:晚清的社会结构由封建社会变成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性质。

  出 版 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答:龚自珍生活在嘉庆、道光年间,当时清王朝度完了它为之骄傲的“康乾盛世”,正衰败腐败,面临着严重的社会危机,各种矛盾异常尖锐。土地兼并、贫富分化严重、吏治腐败、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清王朝统治集团麻木不仁,死气沉沉、愚昧顽固、腐朽堕落。面对行

  ISBN: 9787801905772

答:此阶段是从19世纪开始,西方科技知识在中国广泛传播,并对中国的只是分子产生了普遍影响。此时的各人文学科渐渐自成体系,而此时社会腐败,仅有少数有识之士注意到西学的优越之处,但仍不把它作为与中学对等的学术文化,其地位远不及中国的学术

  出版时间: 2005-08-01

答:近代民俗变迁是近代社会变迁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与近代社会转型相始终。近代民俗变迁涉及到社会各个角落、各个层面。以下从礼仪、服饰、婚丧等方面来管窥近代民俗的变迁。 (1)礼仪习俗的变化:在鸦片战争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传统的社交礼

  版 次: 1

  页 数: 403

  装 帧: 平装

  开 本:

  所属分类: 图书>文化>文化评述

  内容简介

  《晚清社会与文化》是一部关于晚清社会与文化史研究的学术著作。对晚清社会福祉和慈善、赈灾问题、晚清幕僚及其对社会的影响、晚清商会审理权问题、晚清家学与近代社会的变迁、晚清价值观的演变,以及在晚清产生特别影响的思想家等课题,从新的视角进行深入和独到的研究,不仅扩大了晚清史研究的范围,也深化了社会史和文化史的研究内容,对于清史和中国近代史的研究大有裨益。《晚清社会与文化》选题新颖,资料丰富,立意深刻,行文流畅,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展开全部较著名的小说复还有表现晚清社会概貌制的bai《文明小史》、《du负曝闲谈》和描写鸦片战争zhi的《罂粟dao花》等。还有表现商人、工人、学生、妇女等各方面题材的作品。黄小配的《洪秀全演义》,描写太平天国的革命斗争,对太平天国的革命英雄予以歌颂。*www.80-hormone.cn*?*?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清史研究大有裨益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品善网视频_可乐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