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561236 2 3 5 6 7 8 91000001 2 3 5 6 7 8 9... 100000热点社会娱乐体育军事汽车财经科技育儿历史美食数码时尚宠物收藏家居心理文化三农健康科学游戏动漫教育职场旅游电影国际热点推荐视频人物科技文化军事历史生活
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如何评价刘国梁复出国乒?

如何评价刘国梁复出国乒?:乒乓球是中国的国球,所以我们总是不乏优秀的运动员,而刘国梁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当他在17年6月被免去总教练担任乒协副主席时,中国男乒集体为他发声。现如今刘国梁回归国家队,你怎么看?

被誉为是“最强的中国乒球教练”的刘国梁,这也是他时隔很久再度公开亮相乒球比赛。去年6年为止,他一直担任着中国队总教练的角色,构筑了中国乒球的最强军团。

日媒介绍,被中国球迷昵称是“不懂球的胖子”的刘国梁的回归,对于志在东京奥运夺金的日本队而言,“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

刘国梁:国乒业务需“恶补”

改革思路在捋顺

而在成都督战的两天时间里,刘国梁脑子一刻不停地构思着中国乒乓球未来发展的框架和改革方向。

按他自己的话说,现在以乒协副主席身份担任换届筹备工作小组组长并主持工作,国家队建设这边,男队的情况他只要“复习”一下就可以了,女线则需要深入了解。

“协会实体化是一个新事物,未来怎么发展,如何让过程更顺畅,作为我来说也是新手,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也需要找很多人来帮助。”

“我认为大的方向上,不管是奥运争光计划还是项目推广计划,都要发挥国家队的龙头作用;另外,市场开发、全民健身,怎样为社会贡献乒乓球的力量,这是另外一块。”

“这两块都会占据我的主要精力,应该是一半一半,但会根据不同的时间节点去抓重点。”刘国梁说。

他的复出,对于国乒当然是一件好事。

在刘国梁卸任中国乒乓球主教练之后,他依旧关心着自己的爱徒,之前就曝光过他一边吃饭一边通过手机观看比赛的图片,而在之后他似乎真的成为了乒乓球界的传说,他上吐槽大会,被其他嘉宾吐槽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不是教练了,他上最强大脑,他与朋友合作体育产业项目,可是他就与乒乓球没有了关系,要知道刘国梁今年才只有42岁,在自己黄金年龄就告别乒乓球显然让他无法做到,这不,刘国梁终于也进军解说行业了!

至于为何作出复出做客解说乒乓球世界杯,刘国梁表示,在里约奥运会后乒乓球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追捧,而乒乓球的推广应当重视与年轻人的对话和交流,互联网和网络直播的兴起,就是最好的对话机会。更为惊喜的是,除了世界杯,今年刘国梁还将在在各大重要赛事中进行互动解说。当然,刘国梁也放话了,要在解说中展现自己怼王的风采!

这是开个玩笑,希望他能带领国乒继续辉煌。

我觉得还是让懂球的人来当教练科学合理

在球员时期,他便成为中国乒乓球历史上第一位集奥运会、世乒赛、世界杯冠军于一身的“大满贯”得主。

转型做教练后,又带领中国乒乓球队在国际赛场上获得荣誉无数。

有粉丝将他在运动员时期、执教生涯获得的冠军进行统计,列表之长、奖项之多,着实令人瞠目。

还是来直观地感受下这个“灵活的胖子”有多厉害吧。话说某次国家队训练,刘国梁兴致一来,秀了一把发球。注意看,每个球都能从球拍和球网中间的缝隙穿过去!

当然是国家的喜事,乒乓球是中国的国球,所以我们总是不乏优秀的运动员,而刘国梁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6岁开始学打乒乓球,13岁入选国青队,15岁破格进入国家队。

1994年,18岁的刘国梁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携手队友成为世界杯团体冠军;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他获得男单和男双冠军;

1996年的世界杯,他击败瑞典名将瓦尔德内尔收获男单冠军;

1999年世乒赛,他击败队友马琳夺得世乒赛男单冠军;

10年的运动员生涯,他拿下了11个世界大赛冠军,成为中国第一个男子大满贯得主;

球员时代的刘国梁,用冠军为祖国一次次争光。

复出是众望所归,因为这让中国传统强项运动有了井然有序的传承,让一度混乱的国乒,会重新走向高速轨道,也满足了广大球迷的心愿!

就国外来说,特别是日本人,可能一下凉了半截!本来可乘乱搞搞震,刘胖回归,东京奥运夺冠,得重新掂量了!各位知日羽就是利用中国羽坛振荡而悄悄的全面超过了中国!

就刘主席(先叫会)本人来说,可不是简单的回归,是领导一个国家运动优势项目,男,女隊,青年隊,少年隊,娃娃隊,国内乒超……刘主席压力急增,那蓝球姚主席己干的如火如荼,成绩斐然,自然刘主席只能做的更好更好才行呵!

加油!刘主席!加油,姚主席!可惜男足一滩稀泥,扶不起墙,只能对女足喊一声,加油,

女足姑娘!

声明:本网内容收集自互联网,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猜你喜欢
品善网视频_可乐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