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读研遇到“假导师”怎么办?

随着课程改革的逐步深入,教师的教学观念、教学方式都在发生着变化。大家欣喜地看到教师的观念在逐渐更新,教师的角色在悄悄变化,学生的主体地位在慢慢凸显。以培养学生“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三个维度为目标的“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正逐步走向教学前台。但是,从笔者所听过、看过的教学观摩课中,也产生了一些疑惑,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对课堂流行语的反思 随着“尊重学生个体差异,鼓励学生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的教学理念的深入,小学语文教学中越来越注重鼓励学生从多角度、多方位去思考,有意识地引导学生选择自己喜欢的学习内容和适合自己的方法来学习语文。这些流行语的产生本身意味着小学语文教学对人本的回归、对学习自由的拓宽以及对个体的尊重,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热闹的背后有许多让人深思的问题。 1.“请用你自己喜欢的方式读一读”。 课堂上,教师言罢,教室里立刻人声鼎沸,场面极为热闹。但学生喜欢的方式真的只有大声朗读么?这跟教师的导向有很大关系。在小学阶段,教师比较强调高声朗读,因为,这样易出效果,也便于教师检查。但是,其他的阅读方式学生难道就不需要掌握了么?在《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以下简称《语文课程标准》)总目标中就明确提出了要“学会运用多种阅读方法。能初步理解、鉴赏文学作品,受到高尚情操与趣味的熏陶,发展个性,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退一步说即使学生已经掌握了各种阅读方式,也不要总强调“用喜欢的方式读一读”。学生不喜欢的方式就不再用了,可以随心舍弃了。比如默读和浏览,要求学生将字码直接译为意码,这是一种高心智的活动。《语文课程标准》对默读提出了具体的分段要求:第一学段(1~2年级)要求学习默读,做到不出声,不指读;第二学段(3~4年级)要求学生初步学会默读,能对课文中不理解的地方提出疑问;第三学段(5~6年级)要求默读有一定的速度,默读一般读物每分钟不少于300字。所以,在教学中教师要时时引导学生学习、运用默读。但在学生自主选择时,往往避难就易。如果一味地用喜欢的方式读,极易让学生产生遇难逃避的不良心理。 2.“你学懂了什么”。 教师话落,学生纷纷举手回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场面热烈感人。教师或全盘肯定,或蜻蜓点水式评价,不深究,听之任之。仔细品评,我们不难发现,学生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是多层次、多角度、多侧面的,可谓竞相纷呈。然而遗憾的是,教师的种种表现常缺乏针对学生语言表达加以点拨、引导及在情感体验上体现“拨云见日”的功力,给人以“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感。更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提问单纯地成了教学的形式,而没有成为深入探究的绝佳途径。下一环节的教学几乎又是从“零起点”开始,很少去考虑学生已经获得了哪些信息,造成资源浪费。 3.“你想学哪一段,就先学哪一段”。 如同在语文课堂中设置了学习超市,教师根据多数学生的选择进行教学。表面上看是教师尊重学生的主体性。但实际教学中,这种方式对所有的课文都适用么?语文教材中的课文或写人、或叙事、或状物、或说理。结构或并列或总分,文体有别,结构各异,不同的文本有不同的个性,一概以“你想学哪一段就学哪一段”可以吗?而实际上,我们常常看到的只是教师虚晃一枪,“真主意,假商量”而已。教师总是有办法赶着学生朝设计好的圈子里钻。 4.“你真棒”。 现在教师视批评如越雷区、如履薄冰,似乎稍有批评就会扼杀一个“牛顿”,夭折了一个“爱迪生”。殊不知,一味这样只会成为学生成长过程中的“温柔杀手”。当课堂上激烈争论的学生期待教师的明辨是非时,教师所给予的“你们都有一定道理”“你们都很聪明”就会弄得学生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己的观点到底对不对,这种不分是非、不置可否的赏识,只会对学生正确理解知识造成误导。用鼓励的方式培养孩子的自信固然是一种方式。然而,我们在提倡表扬、奖励、赏识的同时,一定要注意赏识的分寸。 二、对课堂学习方式的反思 1.“自主”与“自流”。 “你喜欢学哪一段?”“你想先学什么?”“你想怎么学?”让学生自读课文、自定学习内容、自选学习方法已是当今阅读课上的“流行曲”。的确,它能高扬学生的主体精神,是物本向人本的提升,是认识活动到生命活动的提升。然而凡事都有个度,当新的课文还没有成为学生产生强烈阅读欲望的“诱因”、学生还没有对阅读文本产生欲罢不能的内驱力时,便让学生自定、自选学习内容,其结果只能适得其反。还有,在汇报(全班交流)时,学生汇报什么,教师就教什么,自己没主见,教学无主次,完全处于被动应付地位,如此教学如何能有益有效?学习离不开教师,自主学习的确需要宽松的教学氛围,但为了让学生去自主,教师让出“平等中的首席”,甚至不去组织学生学习,退出教学的舞台,成为一个旁观者,这实质上是把自主学习异化为了放任自流。 例如,有位教师教学《只有一个地球》,在学生初读后问学生:“此刻你心中有什么滋味?是不是觉得酸酸的、甜甜的、苦苦的?”接着让学生说感受,谈体验。学生一会儿说酸,一会儿说甜,一会儿说苦,东一榔头西一棒,杂乱无章,学生说到哪儿,教师就跟到哪儿,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主导权,对教学无组织,对学生不引导,弄得学生和听课的教师如坠雾中。我们既反对教师牵着学生鼻子走,也反对教师跟着学生走。教师应该是学生的领队,当学生需要“引导”时就站到队伍前,需要“穿针引线”时就插到队中,要以学定教、顺学而导,确实担当起促进者、引导者、参与者的角色。 2. 合作学习“拉郎配”。 “合作学习”目前被教师视为培养学生学会交往、学会合作的最有效方式,风靡小语课堂。但是我们在听课中发现,教师在组织合作学习时,对内容的设计、要求的提出、呈现的方式、活动的展开、合作的组织等有些主观随意。只要教师觉得该合作学习了,即使学生没有进入状态,毫无探究欲望,也必须迅速加入学习小组;教师觉得该汇报成果了,即使学生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交锋、正处于欲罢不能的探究状态,合作学习也必须戛然而止……合作学习成了变相的“拉郎配”,成了许多教师落实新课标、新理念的一种装饰。 例如,有位教师教学《曼谷的小象》,一节课组织了三次合作学习。第一次在初读课文后,要求四人小组谈谈初读后的感受;第二次在重点理解小象拉车、洗车部分,要求学生小组讨论“你觉得小象怎样,哪些词语表现了小象的聪明、乖巧?小象为什么会这么聪明、乖巧?”第三次大组交流:“假如不要小象帮忙,我们还有哪些办法把车拉出来?”第三次合作学习,除了第二次有必要外,其余两次纯属为合作而合作,毫无意义。 我们认为合作学习不只是一种外在的东西,而是一种精神和内在的品质。因此教师在教学中组织合作学习要把握契机,精心设计合作学习的内容、要求、呈现的方式、学习的组织等。不要大事小事必合作,每一次合作学习都要有合作学习的必要、合作学习的价值,否则这种合作学习就会浮于表面。 课堂教学中以下几种情况比较适宜使用合作学习:一是出现了新知识,需要培养探索、合作能力时;二是遇到大家都企盼解决的问题,而依靠个人能力又不能实现时;三是学生意见不一致且有争论时。 三、对语文课堂学习内容的反思 语文教学有其自身的特点。《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然而,在实际教学中,语文学科在课程特性上出现了异化、变质现象,具体表现在课堂教学内容的呈现上。 有的课堂注重知识内容的任意拓展,而忽视了语文课的本体训练,这较多出现在教学常识性课文时。 例如,一位教师教学人教版第七册的《新型玻璃》一课时,设计了这样的读研专题:“课文向我们介绍了五种新型玻璃,它们都有什么特点、作用呢?请自主选择一种,以学习小组为单位合作研读,然后向大家汇报。”学生没费多大力气就将五种新型玻璃的特点、作用罗列出来,至于课文是如何借助语言对这些特点、作用进行说明的,学生则根本没有去细细研读、体味。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一些教师为了体现所谓的新理念,将《语文课程标准》提倡的“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落到实处,专挑“科技含量高,网上资料多”的课文让学生研读,但在设计研读专题时,既不注意体现语文学科的特点,又不考虑学生的实际水平、年龄特征,结果只能失去语文课应有的本色,“种别人的田,荒自家的园”,将语文课上成常识课,让课堂成为少数尖子生的“一言堂”。 有的课堂热热闹闹、唱歌跳舞,学生的活动形式多,唯独读书不多,语文教学变成了艺术教学。 例如,某教师教学《家》(苏教版第一册)时,这样活跃课堂,进行学科整合:1.白云、小鸟、鱼儿、种子的家都在哪里?它们的家是什么样子的?让我们张开想象的翅膀,当一回小画家,画一画它们的家吧。2.(学生画画、展示了十分钟后)让我们再来当一回小音乐家,唱一唱《娃哈哈》和《大中国》,边唱边做动作(学生刚入小学,不少人不会唱这两首歌,教师又是范唱又是让学生跟着录音机唱,再表演,花去近半节课时间)。 我们不能否认,绘画、唱歌、表演走进语文课堂可以使语文课更轻松、更活泼,可以带给学生欢乐,使语文学习更快乐;增强课堂结构的综合性,学科间加强“整合”,可以开阔视野,使语文学习效率更高,更能体现大语文观。但艺术究竟该在什么时机走进语文课堂,学科之间究竟以什么方式整合,应以语文学习目标为依据,应为“指导学生正确的理解和运用语文,丰富语言的积累,培养语感,发展思维”服务,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和发展”。如果为追求气氛而“艺术”,为整合而“凑合”,结果只能是语文学科丢失本性,异化本质。 在这纷繁的课改大潮中,作为一线教师,面对先进的教育理念,瞻前顾后不好,裹足不前不好,邯郸学步也不好。拥有可贵的灵魂思想,善于去伪存真,学会吸取精髓,才能在学习借鉴的同时,减少在左右摇摆中的机械追随与模仿,潜心提炼,才能教出自己的特色www.80-hormone.cn防采集。

不知道你说的“假”是什么意思,是压榨人?没能力?还是人品还有问题?...按理来说大部分导师还是比较负责的,对自己的学生想自己的孩子一样,我遇到的导师就是这样,当然也有个别导师是很*的。如果是因为任务多的话可以和导师商量一下,大部分学生还是要帮导师做事的;如果是学术上没有太多知道的话,建议自己多努力,请教他人,争取达到毕业的最低要求;如果是人品有问题的话,那就只能祝福楼主啦[捂脸],实在顶不住最好是退学吧!条条大路通罗马,不一定要通过提升学历,当然如果能坚持下去的话就尽力坚持,学习也不易!祝好

找翻译公司的费用比较昂贵,可以考虑你的法语老师,或者大学里的老师,有翻译认证的个 但是这个挺难的,没有一定的基础,还是选择读语言,这对你读研也有帮助. 另外法国的大

老师学习,不仅学语文教学,也从其他学科教学中获取灵感,我还加入了在职读研的光荣行 一名党员一面旗帜,感谢从我出生到工作以来,我遇到的那些“非党员里的党员”、真正

这样的情况在学校还是比较常见的,有些导师自己事情多、有些导师跟不上最新的科研进展,对自己的学生基本没有指导。但作为导师,必须要负责,招了学生就必须直接或间接地指导,对的起国家赋予导师的职责以及报酬。身边很多人硕士、博士就是一个人走过来的(包括自己),这个时候自己多努力,主动找身边人讨论交流很重要。如果有机会出去实习,尽量实习

自己整理好了,订好价格,去摆摊。从不好意思说话到激情叫卖(= = ),从遇到同学老师的羞 决定不了你这四年怎么过。上了好学校不一定怎么样,好学校的竞争很激烈,压力非常大

自学。

读研选导师之前,一定要对导师做充分的调研,包括导师的人品、科研能力、在组学生的科研状态以及毕业学生的就业情况等等,这几点几乎完全决定了你在研究生期间的个人发展范围。因此,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只要还能承受,就去尽可能多的打听到以上信息,再做比较。

再说,优势专业又怎么样?好大学就没有烂老师?优势专业就没有SB的老师?你就保准你不遇到人渣老师?什么优势啊排名啊星级啊都是假的,不遇到人渣的运气才是真的,不管几星

如果不幸在进组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导师不作为,这时有两条路可以选:第一,换导师,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换一位人群中口碑好的导师,这时已经入学一定时间了,问问身边同学也不会再眼瞎选错导师了。第二,自食其力,看看是否可以跟着师兄师姐做项目,或者寻找外出实习的机会做课题。

不过通过快捷上来的学生一般进到大学里去之后,都可能会受到不同程度来自于老师和学 PARTNERS的名单列表就知道。或者你直接在MONASH读也可以。读研是申请入学的

总之,不能坐以待毙,多动动脑子,多问问懂的人,一定能找到出路的。

这个男的一看这个状态就怂了, 跑回排名70的UCLan找到导师乞求回去读书导师看他可 因此都做上了“出国梦”。 但出国绝对不是一件小事。“经常会遇到出国失败后闭门

我当时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

碰到很多这样子的人啊。 有人是先做着,然后等到大约10月份想请两个多月假,公司没批 就算不能住宿也可以跟导师说先跟老师做些简单项目为正式读研做准备。

内心想的是要么换导师,要么不读研了,去工作。那个时候正好在实习,心力交瘁,去教务提交转研究小组申请表,写申请书找执行院长,抓紧联系新导师提前打好招呼避免没有名额了……终于,两周后,学院很给力,院长做了工作(院长基本了解该老师的情况),给我换了导师。

如果入学后通过接触发现真的是假导师,如果能申请换导师是最好的,万一不行只有自己自学或者干脆放弃了!

我曾经就是交换学生,我建议你去读书。交换学生过去的话打工有保障,而且只要你按时出席老师都会给你很好的成绩,一年下来其实花不了多少钱,也可以认识许多其他的中国留学生。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了这一经历,你的简历上会很好看,物流公司大部分都有对韩方面的业务,你应聘时就比其他人有优势。(我当时就很容易找工作) 但是,你一定要先确认你能不能吃辣的东西,去了以后学校的食堂是可以自己点餐还是每天只能吃他们准备好的东西。以前我们学校的学生好不容易考取了交换学生,去了以后学校食堂每天提供的东西都很辣,他受不了又回来了,白花了学费,还不能退 -------- 很多韩国人不喜欢中国人,但是大多数不会表现出来,但是只要你在韩国就一定会遇到,我曾经遇到反复强调中国歪曲高句丽的历史的韩国人,不断的说中国的假奶粉假鸡蛋的韩国人,以及在街上散发传单说中国农产品都有农药的,甚至在我就读的大学里有所谓的法*功俱乐部....的确很让人无语..你要是不想惹事就装着听不懂,或是直接无视就可以了。街上的狗叫,我们不能总是和它们比谁嗓门大吧内容来自www.80-hormone.cn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品善网视频_可乐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