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特朗普建议美国人注射“消毒剂”来治疗新冠是无知还是真有疗效?你怎么看?

我想,特朗普执政的时候,美国人的心中是十分相信着他的,相信他可以带领着美国人一直处在世界顶端的位置,相信经济可以发展得越来越好,同时也认为特朗普的执政理念会大大区别于之前的那些总统,认为他会给美国带来不一样的转机。就像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所发表的那些言论一样,他们相信特朗普会带领着他们一一把它们全都实现。我们一直都觉得特朗普是个商人,是个房地产大亨,处理商场上的事情肯定在行,处理政事简直就是胡闹,不过我觉得这也只是我们国人对于他的看法。我感觉特朗普上台执政,不能保证说美国民众都喜欢他,毕竟他有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嘴,特朗普就没有停止过他的嘴炮攻击,在各大议题上发表惊人见解,但是美国人未必不喜欢他们的总统。因为有民调显示,民众对于特朗普的支持率在增高,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二季度GDP增长率创了新高,就业率创新高,GDP增速创新高,内部减税,对外不顾反对挑起加税贸易大战,美联储已经率先进入加息周期,特朗普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显示着美国经济还在稳定增长。从特朗普执政以来,他始终都是在为美国谋发展,始终都是在践行他竞选总统时所履行的诺言,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重振美国经济,立足于美国,以美国优先,让别国始终不能与美国比肩www.80-hormone.cn防采集。

大凡消毒类的液体都有外用的标识以及不可内服的警示。

据美国民意调查,特朗普的民众支持率大约在40%左右。将近一半的民众支持率,说明在如今的美国,喜欢特朗普这位总统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特朗普绝对是美国总统史上较为特殊的一位总统。他从来没有过任何执政经验。在他之前,无论是哪一任美国总统

只知道特郎普是美国总统,从末听说过他的医学大家。只知道学有专长,越俎代庖的事也只有特郎普先生做的出。更令人费解的是却有人信了。一句话,美国人的世界看不懂……

你搞错了,美国人没有选择特朗普,是美国的制度选择了特朗普。 美国人只能在两大党推举出来的候选人中做选择,尽管一个疯子、一个骗子,但美国人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别人无法成为候选人。 希拉里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希拉里的自然人票,比特朗普

特朗普说话满嘴跑火车。他好像是很傻,但其实他很聪明。可能是装疯卖傻吧。可能是顾左右而言他吧。

扯淡,他的普选票数落后于希拉里。 美国不是一人一票选总统的,特朗普是因为代表票领先才当选的。 当年的小布什连任,也是少数派当选,这在美国叫做赢者通吃。

另外很有可能他的言外之意指的是李月华吧。他这是要打破常规放手一搏了。

我不知道美国人眼里的特朗普,但是就我而言,特朗普就是一个有钱没处花到处宣扬美国独裁的一个心机很深的投资者。特朗普给我的感觉就是城府很深,可能这个也是受中美文化的影响,我对于特朗普的感觉谈不上好,但也没有说是讨厌,我觉得他有心机

特朗普作为一个美国总统,他局面狭窄,目光短浅。说话口无遮拦,办事不讲人道。

其实选举选的不是人,是政策,没错,特朗普的政策很多人口头上是不认同的,也不敢认同,但是选举是不记名投票,人人可以按照内心的想法去投票。 其实特朗普提出的各项政策,选举之前就已经有,而他的政策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也绝不是他一个人制

在疫情面前,又放不下他那要命的面子。

“注射消毒剂”事件,可能是他内心世界“急中生智”或“急病乱投医”的一个“内心慌张、外强中干”的表现现象。

好话不听,歪事做尽。

“自作孽不可活”。

拿什么拯救你、特朗普

回答这个问题,三尺小童也能得满分。关键在怎么看。

特朗普上台以来,从"美国优先”开始,接连动辄退出美政府签暑的国际条约,向盟友硬要保护费,发动对华贸易战,与朝鲜领导人会面不了了之,制裁伊朗,在俄中与伊朗面前炫耀武力,疫情暴发后不断抹黑甩锅中国,纠合*势力公然要求割地赔款无耻地赖账,而对疫情则随口狂喷种种无厘头谬论,直至以消毒剂注射,哪里像个总统样子,与黑帮无赖无异!

由此看来,以侵略战争起家的美帝,已经传至腐朽的未代总统。

特朗普是最不靠谱的美国总统,世界各国应当想清楚怎样与之交往。

特朗普除了制裁战争割地赔款等得到西方列强真传之外,其他计么都不是。

美国人民应当对自由民主*之类认识清楚了,特朗普已经扯下了所有的遮羞布,无耻地站在公众面前了,连皇帝的新衣也干脆不穿,活脱脱是一条吐信的毒蛇,美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还要做农夫么?

全世界还把特朗普当成一国总统,以为他的朝三暮四出尔反尔是什么幽默是大错特错了,因为既无幽更无黙,有的只是世界到处的*和美国的百万确诊!

纸老虎已经日薄西山,如何做好应对其垂死挣扎,是世界人民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头等大事!

特朗普这人真好玩,

推特治国他先干;

病人接近一百万,

急得满脸都是汗!

最近口里出戏言,

消毒剂也能治病患:

把它注射身体里,

把新冠病毒杀死完!

医学家听后发了言:

说他胡说八道乱发言!

消毒剂只能洗表面,

注射身体里定完蛋!

消毒剂商家脸流汗,

听了特朗普发言心打颤:

就怕众人买后照着干,

赶紧宣布消毒剂注射不能治病患!

我对特朗普此话怎么看?

他已被疫情弄得头昏脑胀团团转!

看着疫情失业升不断,

才无能无知说出这样的混话和谎言!

特朗普的建议真可谓是脑洞大开,具有独特性和创新性。说话不负责任,信口雌黄,视人命如草芥。如果

能身体力行尝试一下,就更有说服力!

从科学角度讲,注射消毒剂是不科学的,消毒剂是外用的,多数都有毒,不可以注射的。特朗普只会经商,其它知识不懂,别信他的!

特朗普或许无知,或许只是开了一个玩笑,然而事实是美国真的有人去尝试了,说明了很多问题。

第一:一个口无遮拦的领导人对于民众的影响可能是致命的。

第二: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既然还有人相信并用于实践,那么可以充分怀疑这个国家的基础教育是失败的。

第三: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上美国的医疗体系已经处于奔溃的状态。

第四:这个所谓世界第一民主国家已经沦为病毒实验场、政客游戏场以及野心家的战场。

对于这件事很搞笑,可能是个黑色函默,但普通民众不这样认为。

特朗普本来是个生意人,而且年轻时是个混迹于市井的小混混,成名后曾经参加多种娱乐节目,在里面客串角色,这个人的表演才能是天生。不幸的是这个人成了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的总统,这个人的特质导致的结果就很严重的,尽管他当了三年多总统,但还是没有从一个小混混、商人、演员的角色中转换过来。记者发布会是西方*的一部分,所以一定不能大意,不只是美国人民关注,世界人民都关注着这位总统的一言一行,美国之前的几任总统,包括最无能的小布什,也没有像特普朗这样老是出丑。他是代表美国形象,就拿这件事来说,他是决不能开这种玩笑的,会造成严重后果。

害死一些绝望的民众。美国人民的素质参差不齐,不只是美国,世界各国都一样,那个国家的人民都分三六九等,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其中不乏迷信者和“义和团”。特朗普在那么严肃的场合,开这种玩笑,建议注射消毒剂治疗新冠,肯定有人相信!所以这一次真是闹大了,果然很多人病人吞食和注射消毒剂,有人还在抢救,有人已经死了。

成为国际笑话。资讯发达,特朗普刚说完,就传遍了全世界!美国人会用注射消毒剂治疗新冠,很多第三世界,贫穷落后国家的绝望的民众,在得了新冠之后也许会听信特朗普的“玩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用这种方式害死自己!死了很多人,搞得各国卫生官员紧急“灭火”!

我认为,这件事没完,后果很严重,会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

关于美国的商人总统特朗普,他是个传奇人物!很快就带领美国人听着美国伟大的歌声,走向亡国之路!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奇葩的总统,说话不算话,今天谈好的协议,明早就撕掉,和三岁小孩一样。不停的“退群”,不停的诋毁中国,得罪盟国,得罪全世界!

他现在又说消毒液打入人体能治新冠,真是无稽之谈。消毒液一般都是外用药,不能内服,更不能直接输入血管!但是做为总统敢这样说,误导人民,可能有他的道理吧,或许说不定有奇迹出现,和英国的集体免疫相似,让美国人民喝着消毒液和英国人民的自由免疫,双双走进耶稣教堂,祝你们圣诞节快乐!

特朗普自从上任后,为美国人民做过哪些事,其实是非常多的,特朗普上任也有几年了,他做过的事非常多,比较有助于美国人民的有移民政策,企业减税,退出不平等条约,提高经济,加强国防安全,还有就是发动让我们头疼的了贸易战。特朗普从上任以来签署了很多法案,从健保到能源,再到基础设施,为美国人民带来了很多惊喜,我们都喜欢叫他川普,因为他的口音非常有趣,其实这几年他为美国也做了很多实事。首先值得一说的,就是特朗普为企业减少税收了。在上一届政府扩张联邦机构的权力,而川普总统以史无前例地幅度削减繁文缛节,每年为企业节约180亿美元成本,吸引了很多企业回流美国,增加就业。天量的企业海外资金会在今年之内回到美国,这样会支撑起股市也会增加企业投资,技术研发保护美国的领导地位。特朗普还非常注重国防安全,签署了最大的一份军用支出。在国内安全方面,他采取果断步骤保护边境和执行法律,跟前任政府形成鲜明的对比。川普政府跟地方执法人员合作,打击贩毒者、MS-13等黑帮和其他街头暴力罪犯。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自从今年年初以来下降了60%。特朗普还发动了贸易战,让我们头疼不已。不过为美国企业打开其他国家的大门,也为美国立威,以前受欺负的美国不复存在了,美国也没兴趣供养其他国家,要的是公平贸易,不能是美国国门大开,其它国高关税内容来自www.80-hormone.cn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品善网视频_可乐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