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库 > 正文

一诺成AG的“双刃剑”,给了AG击败QG的希望,也导致队伍淘汰出局,是这样吗?

在现在的版本,上单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其中,诺手又是不得不提到的当前版本的强势上单,被广大玩家戏称为小学生之手的诺手在更新之后强势反弹,成为了热门的上单英雄,那么我们又能找到那些英雄可以与之抗衡,使广大玩家在游戏时遇到诺手能够打成均势甚至打爆他呢,下面小编就一一向您推荐! 放逐之刃-锐雯 自身附带控制性技能,切伤害爆炸,对抗诺手这种持续性英雄莫过于一套技能打出爆炸输出的英雄最好了;其次,超高的机动性以及灵活性,在躲诺手的Q技能时可谓是游刃有余;锐雯的E技能的护盾在抵挡致命伤害也是很不错的选择;无论在追击诺手还是逃跑的时候,Q技能配上E技能足矣追上诺手或者逃跑; 对线细节 1诺手用q消耗可以q到诺手内圈跟他进行对线 2因为诺手现在的q有延迟,瑞文可以很好的用e去抵挡诺手q的伤害 3诺手的e技能时间较长,当他用e技能拉你的时候尽量不要和他硬拼,用w进行眩晕在e脱离 推荐符文 符文解析:红色八个固定攻击和一个暴击几率,暴击几率是为了前期的对拼出惊喜,蓝色带减cd是因为现在大部分上单都是ad,前期魔抗作用为零,所以蓝色带六个固定冷却,再加三个成长冷却,配上大精华的两个攻击力和固定冷却,配上符文的话一级就有15%的冷却,只要一个黑切就能满cd,装备方面就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推荐天赋 天赋带21-9-0 双刃剑1点,巫术4点,屠夫1点,盛宴1点,死神3点,危险游戏1点,法术编织1点,咒刃编织1点,蛮横之力3点,武术精通1点,毁灭攻势3点,末日浩劫1点瑞文是一个近战英雄而且爆发非常高所以我们这里点出双刃剑来增加瑞文对于线上的统治; 召唤师技能 传送闪现或者闪现点燃,带传送的话可以更好的进行支援,而点燃更容易从线上打出优势,闪现无论追击还是逃命都是最好的技能 迷失之牙 纳尔 英雄联盟和提莫争萌的英雄,可是却不能小看他的实力;没变身前,可以利用Q技能无限的消耗诺手,并且减速,让诺手根本没有打到自己的可能;E技能无论在变身还是没变身都是一个位移技能;变大后不但增加护甲且会增加生命值,和诺手站撸的一个利器;变大后W的眩晕在诺手拉过你去后可以眩晕对手,打出伤害迅速逃跑; 对线细节 1纳尔可以无限用q消耗,而且诺手用e技能拉进你的时候你也可以用e技能进行脱离 2变大形态的话可以w诺手,给自己提供跑出Q技能范围的机会 推荐符文 因为纳尔是纯ad英雄,所以红色攻击力比其他属性都要好很多,显而易见的提升伤害。然后黄色和精华全部带的护甲,使得纳尔出门就有22点额外的护甲,这在前期作用非常明显,ad英雄打你基本不疼,而因为对线的是ad英雄,所以蓝色草莓没有带魔抗,而是带了9个冷却缩减,因为纳尔的技能CD都不算短,虽然Q技能可以减CD但是在Q技能等级低的时候还是有几秒CD的,所以减CD对于纳尔来说很重要; 推荐天赋 天赋带21-9-0的天赋,先点出攻速,因为W技能被动提供打三下有一个额外的伤害,所以攻速对于纳尔来说很重要,然后点出屠夫和盛宴,不仅提供了补刀能力并且在补刀时还可以提供回血,这在前期可以给纳尔提供非常好的续航能力,然后点出两个编织,因为Q技能满级后CD很短,纳尔会经常用Q技能配合普攻风筝对手,这两个编织可以提升技能和普攻的伤害,危险游戏就不用说了,性价比最高的天赋点,关键时刻的回血可能会救你一命; 召唤师技能 召唤师技能可以带传送闪现,送的话可以前期刷F4或者3狼升二级,前中期下路小龙团的时候也可以进行支援,闪现无论是追击或者逃命都是最佳选择 12下一页www.80-hormone.cn防采集。

对于AG超玩会和QGhappy的这场“巅峰对决”,粉丝们也是直呼精彩,虽然最终仅仅打了6场比赛就分出了胜负,但是比赛的“剧情”是跌宕起伏,两支队伍都经历了自己的强势期和低谷期,最终还是QGhappy发挥更为平稳一些,成功“复仇”AG超玩会,晋级冬季冠军杯总决赛,将和eStarPro争夺最后的总冠军!

路险心亦平。 唐·孟郊《游终南山》 17、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18、信任是把双刃剑. 22.言必信,行必果。--《论语?子路》果:果断 23.一诺千金。--《史记?季布栾布列传》

一诺堪称AG超玩会“双刃剑”,成也一诺,败也一诺!

路险心亦平。 唐·孟郊《游终南山》 17、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18、信任是把双刃剑. ——《论语?颜渊》 22.言必信,行必果。——《论语?子路》果:果断 23.一诺千金。—

纵观这六场比赛,最有争议的选手就是AG超玩会的一诺了,他状态正佳的时候不可阻挡,让QGhappy数人不敢靠近,输出爆炸;但是状态不好的时候也是各种失误不断,葬送了队伍的晋级希望。在前2局比赛中,一诺显然没能很好适应赛场节奏,拿到了本命英雄公孙离,却没能打出效果,反倒是交出了0杀4死的答卷,颇为尴尬,让粉丝感到意外。

1诺手用q消耗可以q到诺手内圈跟他进行对线 2因为诺手现在的q有延迟,瑞文可以很 双刃剑1点,巫术4点,屠夫1点,盛宴1点,死神3点,危险游戏1点,法术编织1点,咒刃编织1点,

不过被“激怒”的一诺也同样令对手畏惧,随后的第三局和第四局比赛,一诺彻底崛起,拿到了射手英雄成吉思汗和孙尚香,2局比赛的输出占比接近45%左右,节奏带得飞起,让QGhappy毫无针对办法,而一诺也是连续获得了MVP称号,率队扳平了比分,让粉丝觉得AG超玩会的状态已经回来了,大有连扳4局击败QGhappy的趋势,只不过一诺并没有将好状态进行到底。

随后的2局比赛,一诺再次进入低迷状态,尤其是最后一局,拿到了自己熟练的野核英雄裴擒虎,却并没有打出来想象中的结果,反倒是因为自己的激进,被QGhappy抓住了机会,最终队伍也是无奈看着水晶被拆掉,比赛终结。而这一局比赛一诺的发挥也是受到了一些粉丝们的质疑,他的裴擒虎和公孙离英雄可以说是KPL最强,但是表现上却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倘若作为绝对核心的一诺,能够表现更理想一些,或许晋级总决赛的就是他们了,当然,一诺发挥不是很理想也是可以理解的,从夺冠之后,一诺就一直没能好好训练,先是身体原因进行手术,随后因为夺冠各种活动不断,状态自然无法调整到最佳;其次,就是QGhappy找到了针对AG超玩会的办法,虽然赛后采访Fly否定了在针对一诺,但是看到了他之前的表现,QGhappy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不论如何,AG超玩会确实是失败了,回去复盘发现问题,等到春季赛再次崛起吧!各位小伙伴,你们觉得一诺的表现如何呢?

冬冠半决赛我全程都看了,我觉得原因不是出在一诺身上,而是在教练,选择阵容禁英雄方面有问题 ,第一局想四保一结果呢?被对面疯狂针对,只要c位一死,他们就没有输出能力,还怎么打团。第二局呢,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输出。唯独一个鬼谷子辅助。结果呢,没人能抗伤害,鬼子又特别脆。怎么开团?然后就是麟雨,他们队伍中的破绽,英雄池不够深,平凡替换,还导致几局一诺只能打野。然后就没有强势的c位。第六局没禁姜子牙,对面姜子牙,加鲁班大师形成弹弓流最难受,无视野7秒一个大。试问谁受的了?以上是我的个人认为的观点,谢谢,求大神指正。

-21在欧洲古代文化传奇小说中,骑士总是是英勇善战的勇士的代称。善于使用各种近战的冷兵器,忠于自己的国家,秉着怜悯,荣誉,牺牲,谦卑,精神,英勇,公证,诚实八大骑士美德,纵横在不列颠尼亚和传说中的大陆。挥舞长剑杀入黑暗的地下城,无畏的面对恶魔和龙族,经过浴血的战斗,得到荣誉与财富。 所谓骑士精神包括八大美德:谦卑(Hamility)、荣誉(Honor)、牺牲(Sacrifice)、英勇(Valor)、怜悯(Compassion)、精神(Spirituality)、诚实(Honesty)、公正(Justice)。绅士风度,一种富有浪漫色彩的侠义精神。“骑士(Caballarii)”一词,最早来源于Capitularies法令集,原意是骑师。在7世纪,阿拉伯骑兵骑着有马蹬的战马挥舞弯刀冲上了欧洲大陆,这片土地上的法兰克人与日耳曼人几乎是同时从异教徒那里学会了使用马蹬,从而使自己的双手解放出来,轻松自如地在马上使用兵器作战。成为正式骑士,要严格遵守骑士的各种制度教条,这是一名骑士维护自己荣誉的最基本方式。骑士制度除了各个骑士团里自己制定的一些规则外,所有骑士团都要求自己的成员公正,谦逊,慷慨,生活简朴刻苦,绝对忠诚,宽容等等,如同史诗中的英雄一般,用自己的胳膊去为民众效劳,以教会的名义行侠仗义,保护去东方的朝圣者。 在后来中世纪的欧洲文学里,骑士总是被美化成正义的象征,代表着善良与邪恶斗争而终取得了胜利,所谓的骑士文学风靡一时。就算到了塞万提斯的笔下,堂吉诃德仍然有着单纯执着的可爱之处。少年时的法国启蒙运动领导者伏尔泰,因当时某贵族对他的一句人格讽刺,而与贵族决斗,被关进了巴士底监狱。俄著名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名字错了,是谁有点忘记)因决斗时被人偷袭而丧了命。可见骑士精神对后世的影响。 骑士是个很神圣的职业,它代表着光明,代表着一诺千金,代表着修身恪己,代表着永恒不变的赞美。很多教会的行为准则成为了骑士的准则,骑士成为了上帝的战士。当时骑士的准则主要为以下几点:做一个虔诚的基督徒。12~13世纪后,虔诚成为首要准则,信仰基督教既是品质,也是资格,对骑士有了规定和约束。骑士的装备也代表着教义,剑是十字教的象征,盾代表着保护教会的职责,双刃剑则代表了正义的一面和杀敌。而且信仰上帝,骑士也必须有实际行动,为祈祷和忏悔罪行。必须成为保护教会的卫士,世俗国家是上帝在人内容来自www.80-hormone.cn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推荐
今日推荐 更多
品善网视频_可乐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